万科终于消停了

首页 > 理财新闻 > 起点财经
来源:起点财经 发布日期:2019-07-11 15:12 浏览:23次

原创: 章子姨

来源:壹地产(ID:yidichan)

文章已获授权

万科已经确认长租公寓总经理薛峰离职的消息,之后没几天,万科在深圳做长租公寓的“万村计划”也被叫停。

持续了五年的一场迷梦,如同肥皂泡一样被戳破了。

薛峰还在掌管厦门万科的时候,郁亮亲自表扬过他,说厦门是万科向城市配套服务商转型路上的一个样板。

2014年,郁亮提出白银时代的概念,同时指出万科要做城市配套服务商。薛峰是最先响应的,他先后在厦门试水了社区商业、教育、青年公寓、产业办公、影视基地、食堂、菜市场、停车场等十几块业务。

万科长租公寓“泊寓”的前身,就是厦门公司搞的被窝公寓。

薛峰的努力,让他得到了郁亮和张纪文的肯定,也让他成为万科多元化的旗手。

这些探索背后,烧的都是房产赚来的钱。

2015年到2016年,万科厦门公司的员工从150人增加到300人,新进的全是新业务员工,到了2017年底,这个数字达到了1200人,其中将近900多人是新业务的员工。

2017年,厦门万科的权益销售额约35亿元,按人均产生的合约销售额来算,只有290万元,还不到集团平均“产值”3133万元的十分之一。

这些数据,不知道薛峰和郁亮有没有注意到。人们只是看到,薛峰走出厦门,到广州当总经理,并最终被送到了长租公寓事业部。

不到两个月,薛峰就离开了。很多事情,写在报告里、PPT里特别好看,但没法写到财务报告里。

那两年,万科的四大区域将巨大的精力放在了多元化上,提出了热带雨林、八爪鱼等概念。他们一度相信,他们可以找到地产之外的未来道路。

回头看来,都是一地鸡毛。

归根到底,房地产公司没有做这件事的基因。

万村计划是租房子,别看租房子和卖房子只有一字之差,但完全不是一个业务。上海最大的长租公寓青客的金光杰为了省钱,自己到淘宝上买配件做门锁:

租房子是吝啬鬼才能做的生意。

2018年8月,万科说要将租赁业务定为集团的核心业务。

半年后,万科宣布“万村计划”进村数目约为60个,获取房间约10万个;一年之后,万科宣布放弃在坪山、光明等区域的已签约房源,全部经济损失由万科承担。

今年三月,祝九胜在2018年度业绩总结会上说:

万村计划比我们一开始想象的要复杂。

这其中的复杂,相信薛峰这样的职业经理人早就知道。他在接受《万科周刊》时说了一句真实的感受:

在探索新业务的过程中,半年不调整一次架构,心里就发虚。

多元化的难点,王石早就预料到了。君安发起的那次危难,对方指责万科的主要点就是多元化。

当年,刘永行带着王石参观自己的饲料厂和铝厂,王石参观完后讲了一个斧头汤的故事,然后说:

企业一旦上了那么多项目,进入那么多陌生的行业,人力资源该怎么办?跟得上吗?

所以他会在25年前对万科做减法,所以在郁亮试水商业地产、试探王石的态度时,王石曾隔空喊话:

谁要是多元化,就算我死了,我还是会从骨灰盒里伸出手来干扰你。

25年,一个轮回。

万科可以收手,其他人呢?

2016年4月,宁波的银亿股份开始向汽车行业转型。最新消息是,银亿股份进入了破产重整阶段。

关注我们

起点财经

ID:qidiancj

长按并识别关注

起点财经:严选深度好文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