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20年,背后有多少小人物的逆袭

首页 > 国际新闻 > 真实故事计划
来源:真实故事计划 发布日期:2019-09-06 09:58 浏览:30次

我曾在楼梯间里看到过独臂的外卖员,他快速攀登,一只袖管空荡荡地摆动着;我认识一位瘫痪二十多年的男人,每晚挑灯绣花,在网店里卖他的十字绣;我家乡从未走出过大山的农民,会用直播的方式卖他和邻居的土豆。

这些都是互联网大潮下的微小而顽强的剪影。曾经被抛下的失能者,被山长水远分隔的个体,无法计数的人与商品,被卷入一张巨大的网络体系,成为其中的一个节点,彼此相连,又各自闪光。

人与人,人与物,人与科技,是我们当下最深刻的命题之一。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在过去20年里深刻改造着我们的日常生活,实现了技术普惠在世界的一次大面积兑现。

这不仅改变了商业的形态,也极大地拓宽了个体参与世界的方式。这个价值体系,也影响了无数微小个体的命运。

遥远世界的光亮  

卢布特索娃·玛丽亚  25岁  快递员

骑马送快递,战斗民族女孩的雄心

在莫斯科郊外125公里的小镇马里诺,我是唯一一位快递员。俄罗斯的冬天零下四十度,一大早,我带上雪橇,背上挎包出门,将快递送到周边十多个村庄的村民手里。夏天时,我就换成骑马。

身为女孩,我对大牌包包和化妆品不感兴趣,却喜欢干练的皮衣、军裤和长靴。莫斯科近在咫尺,我却希望留在马里诺,我和未婚夫乌林金在这儿开了一个微型农场,现在有2匹马、3只羊、1头牛和1条牧羊犬。

我成为快递员是在2014年。那时,阿里巴巴速卖通成了俄罗斯最受欢迎的电商网站,马里诺小镇的快递数量也增加到每天十几个。速卖通给小镇带来了许多变化,人们所需的手机贴膜、无线耳机、捕鱼用的闪光灯,都可以直接在网上选择下单,年轻人也学会了在每年“双十一”守着电脑抢购。村里的切诺娃大婶收到网购的假睫毛,跟我分享她的开心,那一份假睫毛来自中国河南。我自己也网购过一个骑马时戴的头盔,很好看,售价却只有莫斯科商店里的三分之一。

送快递让我在小镇很受欢迎。每个星期,我都会送三次快递,每一趟差不多四个小时,凭这些我每月差不多能赚到13000卢布(注:不到1500元人民币),靠着这些钱,我和乌林金给农场添置了割草机、马槽和羊卷。闲暇时,我们在农场遛马、喂羊,乌林金喜欢划船和打猎,我也会跟着去。

我和乌林金还没确定婚期,但我的婚纱一定会在网上买。

王孟琦  视障工程师  26岁

失去光明后,我用耳朵帮助视障者感知世界

初来探访我们办公室的人可能会很诧异:6名工程师们戴着耳机,专注地坐在电脑前,电脑的显示屏却黑着。作为视障工程师,我们只靠耳朵听读屏软件,检测app运用是否适用于视障者。

很多人眼里,做推拿是盲人学生唯一的出路。我是先天全盲,七岁时被送到盲人学校,很小就开始学习盲人推拿。但我从未因眼盲自卑,父母也一直将我当正常小孩抚养,鼓励我去做各种尝试。比如我对推土机好奇,他们会握着我的手去摸这个冰凉的大家伙,告诉我,它靠履带向前移动来工作。

高中,我对计算机产生浓厚兴趣,拜托朋友将键盘上的26个字母按照顺序列出来,慢慢学会了打字和上网。

大学毕业后,我有机会成为一名有编制的按摩师。偶然看到视障工程师的招聘后,觉得很有意思,决定试一试。

我在简历写:世界上多了一个按摩师,社会这个平静的海面上不会引起什么波澜。但如果多了一些无障碍工程师,就会给整个障碍群体打开一扇通向主流世界的大门。

终,我通过了面试,主要工作是推动淘宝的无障碍化。淘宝每月更新的版本发布前,预发布版本要进行无障碍测试,视障工程师靠听读屏软件测试一遍后,将发现的问题附加解决方案发给相关人员,供他们继续对淘宝进行改造。每天有30万视障群体在淘宝上消费,双11的时候,图片文字朗读这个功能在当日被调用6000万次。

社会也越来越关注视障者,更多软件开发者联络我们,希望推动自己产品的无障碍化。有次同事说:如果有一天我们失业了,说明中国的信息无障碍化就发展好了。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也算是实现了我写在简历上的愿望。

杨涛  快递员  28岁

告别大都市,我在珠峰脚下当快递员

珠穆朗玛峰脚下有一座菜鸟驿站,是世界上最高的快递驿站,我和父母就生活在这间驿站里。

2016年夏天前,我辗转于西安、武汉、银川、伊拉克等地,做过酒店销售、KTV酒保、机器调试员,独自漂泊,找不到一份安定的职业。从伊拉克回国探亲时,父亲在西藏日喀则的扎西宗乡经营一家百货店,卖蔬菜、烟酒、日用品等,家人让我去帮忙。

来到藏区后,前两个月我嘴巴干裂,因缺氧而头痛不止,心里打了退堂鼓。可看到父母经营小店如此辛苦,我觉得自己应该承担起来。

8月,高原夜晚气温已经低于零度,我想在淘宝上买件厚衣服,好不容易有一家发货到西藏,也只能寄到山上的县城,得自己开车上山去取,拿到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在藏区网购的不易。

后来,当地乡政府找到父母,说阿里巴巴希望能打通藏区的物流,在这里建立一座快递驿站,我和父母都觉得是好事。

驿站建起来后,我每周都帮忙去县城取货,从乡里到县里,海拔相差1000米,山路盘绕,路程危险,一路上可能历经晴天、雨雪、冰雹几种天气。起初,驿站单量很少,后来乡民知道不用自己去县城,一周左右就能收到心仪且急用的生活品,网购的也多了。

点单入库等需要使用电脑,对电脑一无所知的父亲见我操作熟练,大大提高了驿站工作的效率,说我是“驿站站长”,蛮有成就感的。

我几乎没再动过回城市的念头,上山时,天气晴好时,能看到珠峰上皑皑的白雪。乡民们常来取快递,带动了百货店的客流量,也让我交到了不少朋友,在乡里遇见,往往像自家人一般温暖寒暄。这是我以前在城里打拼很少遇到过的。

被开启的第二人生  

刘香  云客服  32岁

被小儿麻痹困扰半生的我,希望为女儿撑起一片天

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间,手指轻轻触到印有字母的黑色电脑键盘,我想起小时候用小树枝在地上写着拼音字母的午后。

两岁半时,我被诊断出小儿麻痹症,无法行走,我成了家里多余的人,渴望上学也没有机会。祖父曾提议将我溺死,9岁那年,父亲曾连夜将我送去孤儿院,派出所介入后,我才被送回家。

16岁,父亲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让我去城里拉客谋生。我力气小,帮乘客开门、拎包都做不到,常受到同行的白眼与刁难。后来,我嫁给了一个左腿残疾的男人,婚后才知道他嗜赌如命,一家人的低保都赔进去了,唯一的慰藉是两个女儿。家里无人照顾,出车时,我带着她们,一个绑在身上,一个坐在车上。

街头奔波的生活让人喘不过气。朋友说,县里有个残疾人培训基地,在那里通过阿里巴巴“云客服”的培训上岗后,可以在家里工作,这样照顾女儿也方便。

为女儿,我想试一试。到了那里,才知道自己不是唯一不幸的人。有个小儿麻痹症女孩浪迹街头十多年,饱受虐待;有位大哥全身95%重度烧伤,失去了右手,左手仅剩两根手指能动。这样的残疾人云客服,目前全国共有1000人左右,多年来共累计上岗5904人,其中全职者,月均收入超过3000元,高的甚至月入过万。

培训时,我不会打字,便买一本字典从拼音开始学,起早贪黑地练习,后来每分钟打60多个字了。上岗后,我也愿意手把手地教新人,毕竟自己也是这样过来的。

第一次发工资时,感觉自己被幸福击中了,我终于可以自力更生,也能照顾好女儿。前不久,我带她们去吃了顿肯德基,圆了她们心心念念的“炸鸡梦”,看到孩子开心,我就开心。我们还有一个小约定,一起旅游,我想很快就能实现。

詹衡  快递员  80后

失意的年轻人,也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2017年,我创业失败。一蹶不振之际,留意到云南边境地区快递行业还存在空白。为抓住商机,我在西双版纳的景洪市成立了一家物流公司。

当时,据统计,截止2017年,菜鸟乡村站点覆盖了全中国600个县,3万多个村子,景洪市内30个偏远村寨还未被纳入,我们公司包揽下这些村寨的包裹配送服务。

二度创业,我不敢有丝毫懈怠。30个村寨意味着有30个快递点,我准备将村寨挨个走一遍,找到快递点之间最近的线路。初来乍到,不认路,村民多说傣语,我找了一个懂傣语、也会讲汉话的小伙子陪同,拿一张打满地址的EXCEL表单,花了四五天时间,最终开辟了三条最优线路。

一个客服人员、两个快递员,公司正式运营起来。起初,每天的单量不到30件,收件地址散落在各村寨之间。还不够人力成本,但我想树立好口碑,哪怕一个村点只有一个快递,我也要去。

三年了,网购的村民也越来越多,现在我们一天的单量是1000—1500之间,公司服务也受到好评。住在吊脚楼的温奶奶花了740块买了一台TCL冰箱,快递员直接给她扛上楼;寺庙时髦的小和尚们,在站点开心地取走网购的鞋、纹身机和游戏手柄。

景洪距离中缅边境30公里,从这里抵达著名的“金三角”,车程不到 2小时。当地有毒品流通,被吸毒耽误的年轻人不计可数。

有人抱着远离毒品、做正经事的态度上门求职。我知道从头再来并不容易,二次创业之前,我也是个潦倒失意的人,我留下了其中的几位,常鼓励他们好好努力,往后每到年底,多发些年终奖。

杨泽刚  闲鱼店主  35岁

闲鱼上的乐队梦,老男孩也有春天

2014年,我和老搭档杨志刚在网上看到有个老外将木制AK47改成吉他。我们就用菜刀在一把崭新的铁锹上劈出一块斜面,安上琴弦,再把铁锹刷上金色,造了把铁锹吉他。

趁着兴奋劲,我俩用这吉他弹唱了Beyond的歌,随手录了视频,传到网上。第二天,视频播放量过了百万。

少年时代的梦想,没想到成了中年大叔后变相地实现了。

我的音乐梦因杨志刚而起。1997年,初中校园艺术节的舞台上,他演唱了Beyond的《不再犹豫》,那之后,我疯狂爱上了beyond。我出生那年,父亲入狱,母亲出走,我跟着亲戚长大,从小就敏感自卑,只有沉浸在音乐中时,我才觉得自己是快乐的。

我攒了2年零花钱,买了一把二手吉他,幻想开一场十万人的演唱会。家人觉得弹吉他是流氓路子,一脚踹碎了它。受到刺激,我成了小城里的问题青年,2000年,我入了伍,退役后回城,放不下音乐的我和杨志刚一起组了支乐队。

乐队一穷二白,连个排练的地儿都没有。为了不扰民,我们跑去羊圈里排练,接着租到一个废弃仓库,怕乐器被偷,我们直接睡在那儿。因为不挣钱,乐队还是解散了。

后来,我在很多城市游荡,做酒吧驻唱,最远去了新加坡。最终我还是回到老家开吉他培训班,靠教课谋生,闲时和老杨一起弹吉他,重温少年时代的梦。

视频火了,后台留言纷涌而至。受到鼓舞,我和杨志刚拼命想创意,改造出更多吉他,比如在扫把和平底锅上拉弦的吉他,挂在闲鱼上。关注我们的粉丝也越来越多,小有名气了,我反而比年少时淡然。

儿子也很喜欢音乐,希望我没有实现的梦想,未来他能帮我完成。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潘红玲  聋哑主播  24岁

无声的直播间,鼓舞了无数同路人

我的工作地点和李佳琦一样,在淘宝直播间,向镜头外的观众展示、讲解女包。不过,我用的是手语。

我是一个主播,也是一名聋哑人。3岁那年的一场重感冒,让我再也听不见声音。我从小爱跳舞,听不见音乐,靠一遍遍模仿别人的动作记忆舞蹈的动作顺序。

长大后,我找工作屡屡碰壁,后来终于在一家酒吧找了份跳舞的工作,遇到醉酒的客人来搭讪,对方不知道我是聋哑人,见我不说话,骂脏话羞辱我。这些都是同事打字告诉我的。

就这样待了四年,朋友介绍我去杭州做淘宝主播。起初我不太自信,我曾在直播间展示画画才艺,但有粉丝指责:“你连唱歌都不能唱,做什么直播?” 

这次听说公司老板是为自己的聋哑妹妹,才决定招聋哑主播的。之前他妹妹在鞋厂干活,每天十小时,很快就病倒了。老板看不下去,决定培养聋哑主播,带货赚钱。

进来后,第一次直播时,我很紧张,提前做了厚厚的笔记。在直播镜头前,我拿起一个粉红色的包包,从外形到内衬一一地打手语解释。有些词手语表达不了,就在黑板上写字。

坐在镜头之外的副主播配合我的节奏,用语音讲解同样的内容。此前我们反复排练了许多次,生怕出错。

可那次效果并不好,缺乏经验的我不知道如何面对镜头,不自觉就侧过身,跑到镜头外。老板不怪我们,也不给我们设KPI,反而鼓励我们放手去做。

直播半个月后,我推销的女包终于卖出5个,其中3个人的收货地址是工厂,她们是聋哑女工。

有个在鞋厂干活的聋哑大姐,在直播间看到一款很喜欢的女包,比商店卖得便宜,同事用手语引导她第一次学会了自己看直播买东西。

能帮到她们,我很开心,每当看到留言中有人毫不避讳地说“我是聋人”,我的心里就涌起一股暖流,我们是同类啊。

刘爱敏  女工  49岁

东莞工厂里的女工们,被吉祥物带去俄罗斯世界杯

去年春天,我们接到订单,一个月内要做出6万个“狼仔”。厂里暂停了其他货的生产,还新增了800个工人来帮忙。狼仔黑眼睛,大嘴巴,穿T恤短裤,左手冲人招手,右手抱着一个足球,起初我们还以为这是只狐狸。

我缝了24年玩具,很少见过这么赶的活儿。1994年,我和丈夫来到东莞进厂做玩具,每天早上8点上班,凌晨一两点下班是常有的事。为赶工,我早已习惯了快速吃饭,到宿舍玩会儿手机就赶紧睡觉,几乎要同外面的世界隔绝了。

6月14号晚上,老板在车间摆上两台电脑,说是看看我们的劳动成果。观看直播时,才了解这天是俄罗斯世界杯的开幕日。我不太清楚什么是世界杯,盯着屏幕上欢呼雀跃的人群,心中困惑。直到一个眼尖的工友惊呼:看,狼仔!还真是我们缝制的狼仔。

原来,狼仔是俄罗斯世界杯吉祥物,真正的名字叫“扎比瓦卡”。隐约听老板说起,主办方在俄罗斯国内没找到能完成如此大额订单的厂家,最终联系到中国的阿里巴巴。我们和国内其他玩具厂几千个女工,一起在30天内,赶制出100个两米高的大型狼仔和100万个30厘米高的小狼仔。这笔订单还有另一个名字,“拯救世界杯”。

想到小狼仔漂洋过海,出现在这么热闹的会场上,我的情绪也被感染了。第一次看球赛,我还问一旁的小伙,中国队的比赛是在礼拜几。

玖妹  淘宝店主  32岁

出售5000条晚安短信,慰藉孤独的陌生人

过去6年,我在淘宝上售卖“晚安”短信,1条1元。每天睡前我都要花些时间编辑短信,发给顾客或顾客指定的人。

深圳是一座异乡人的城市,我搬了许多次家,从没有邻居的概念。压力大时翻开通讯录,却选不出一个合适的人聊天。

我喜欢“联结”这个词,或许别人和我一样渴望被关心,便试着和陌生人产生联结,在淘宝上“卖晚安”。没想到很快就有人下单,那是一位公司白领,只要了一句简单的“晚安”。

如今我已经服务了1000多位陌生人,有时也能一窥人们的内心世界。有人买给自己,激励自己去北京;有人买给同事,暗恋许久而不得;还有人买给前任,舍不得忘不掉放不下。当然,不是所有心意都能被接纳,有三成短信会得到类似的回应:“不管你是谁,不要再发这种信息给我了。” 

这不是个能赚钱的生意,投入的精力也相当多,我想过放弃,尤其是受到误解、听到不怀好意的揣测时。但是有一天,一位顾客说:买一条晚安短信,送给那个每晚发晚安短信的女孩。这便是我了。我觉得好温暖。

很多顾客素未谋面,但就像老朋友一样。一个收货地址是“南极”的人,已经连续买了3年晚安。有时候我还挺希望他不再续费了,那意味着他遇到了一个能当面说晚安的人。

- END -

本期策划 | 林赫西

编辑 | 崔玉敏 成琨

视觉 | 曾杏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