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天使_同行社

安徽新闻 / 来源:同行社 发布日期:2020-08-01 热度:305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手天使_同行社
本页地址:http://www.ahbbs.cc/55044-1.html

文章来源:同行社
原标题:同行社 ​︳“手天使”,因爱而无碍


哈医大同行社    微信号 hello_lgbt
一个可思、有悟,且有为的交流与分享平台
美好与同行一直在这里


“手天使”,因爱而无碍
 
何磊 ︳哈尔滨医科大学预防医学专业(2016级)
 
前不久,看到BBC的一条新闻报道,说的是:在台湾有一个40人的团体,叫“手天使”。这是一个非政府的公益组织,成立于2013年,专门为重度身体障碍者和听力障碍者提供性服务,因为他们无力或不便自慰。“手天使”提供的服务不收任何费用,但每人一生只能申请3次。目前有80多人在排队,接受服务至少要等2年。这引起了我对于残障人士的性和性权利的思考。
 
“食色性也”,每个人都有性欲,性的欲望和吃饭喝水一样与生俱来,很多人避而不谈,但它却是客观存在的。残障人士虽有身体残疾,但不代表他们没有性的存在。这一点,往往会被人们所忽略。他们被整个社会认为是无性欲的,同时他们的性取向也被忽视了。整个社会,甚至是他们的父母,对他们的期待就是,你已经残障了,好好活着就行,没有人会要你的,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网上也有人说,障碍者吃饱穿暖就好了,性欲忍一忍就过去了,有那么严重吗?有这样说法的人,其实是在否认残障人士生理需求的存在性。这是一种歧视,也是对残障人士性权利的侵犯。

性在生活中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不可或缺。这种人的欲望无法通过压抑来缓解,只能释放。生而为人,每个人都有舒解欲望的权利,一味地躲避和抵制是违背人性的。同样,残障人士没法去释放自己的性欲望,但不代表他们就没有获得性快乐的权利。电影《推拿》中小马与性工作者小蛮的爱情故事,让我们看到了残疾人和普通人一样有着对性这一美好事情的向往和渴望。
 
通过网络信息,我进一步对“手天使”有了一些了解。创始人黄智坚本身是一位残障者,他提到,“我觉得性这一东西很奇妙,它可以成为人的原动力,改变整个人。”曾接受过“手天使”服务的残障人士表示:“这是第一次有人近距离与我接触,让我知道了原来肌肤触碰是这样的感觉,我会觉得有一个人爱我,我成了真正的人。”也有接受服务的人知道了自己和别人一样有爱人的权利,是值得被爱的,并且学会了该任何去表达自己的感受,该如何去爱一个人。无疑,从心理层面讲,渴望而不得,会逐渐变得烦躁和郁闷,生活中失去激情和快乐。而“手天使”的工作可以缓解障碍者因自身缺陷无法释放性冲动而带来的焦虑和苦闷,让这些人群活出了自我,也活得自在。

对于“手天使”,社会中有不少的反对声音。但我想说,了解了障碍人士,我们更应该多一份关怀与体谅,而不是责难“手天使”的工作。我们不需要去专门讨论残疾人的性需求,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考虑过他们的性需求。这是一项权利,我们享有了,但他们没有。他们也应该享有同等的权利,而不能因为是少数群体而被忽视。真正的社会公正平等应当考虑到每个人,我们每个人都是社会的一份子。那些接受不了“手天使”善行的人,请你懂得这样的道理:污秽之人所思所见皆污秽,慈悲之人因怀善心而有善举。也正如廖一梅说:“在我们一生中,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注:图片来网络,版权属于图片所有者。

在这里获得力量,拥有健康和权利!




同行社
微信号:hello_lgbt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